The Mirages

樱桃沟夹事

今年春节是带着老婆孩子和老丈人丈母娘一起回的。不过每个人的到达时间都不一样。只有我是坐着软卧到的。结果我爸连最近的汽车站都不来接。我还是自己拿出钥匙开门进的家。真是儿子连狗都不如。

毕竟我也没有给我爸回家长什么面子。在村里面子是最重要的,我这穿的也不行,发型也不行,在我爸看来就是混的不行。当然老头在外面是一定要维护好家里的面子。

过年了,镇上的很多商店也都关门了,应该都是回自己老家了。只有一些老家比较近的商户大年28还营业呢。

过年前去了看了我爷爷,老爷子身体明显没有之前好了,之前还能自己下三楼,然后自己骑自行车,或者电动自行车,不过现在也96岁了,也别要求太高。现在是几个子女轮流照顾,不过我爸一直是以自己身体原因不参与轮流。所以以后分什么家产估计也跟我爸没啥关系。不过貌似我大伯他们都已经分好了。再说一下这个轮流照顾我爷爷是发工资的。

魔都对于老年人还是挺好的。看看这个交通补贴:
(1)65-69岁,每人每月75元
(2)70-79岁,每人每月150元;
(3)80-89岁,每人每月180元;
(4)90-99岁,每人每月350元;
(5)100岁及以上,每人每月600元。

我在想这第五档600元每月应该是魔都政府希望老年人出去都打车吧。

阅读全文 »

在京沪线上已经走过很多年了。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京沪线列车除了1461/1462一直没有勇气坐,其他车次应该都坐过。

从我开始坐京沪线开始有了京沪13猪的传说。
z1/2,z5/6,z7/8,z13/14,z21/22。 北京到上海直接有5对都是夕发朝至的。

为什么叫13猪呢,“猪头”就是东风11G型内燃机车,是我国第一种采用全微机控制技术的柴油机车,最高时速可达170公里/小时。

当然京沪线上夕发朝至的还有:
T103/104,T109/110

这些车z开头的当年经常买软座车票,坐一晚趴一晚就到了。后来开始就买硬卧和软卧了。但是硬卧只有那2个T字头的才有,所以硬卧一般比较难抢。

记得有1年跟媳妇硬卧软卧都没买到,于是就买了2张硬座的。从此再也不想坐硬座了。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座椅底下和上面行李架上都躺着人,更别说卫生间这样的地方了。

阅读全文 »

前段时间是台湾地区选举,作为总统候选人有三场电视辩论,作为副总统有一场电视辩论。

偶然在B站的一个X震海的up主里说到这几场辩论。里面说了民进党和民众党说的都不行,居然还要看稿子来读。特别是说了吴欣盈年纪问题和家庭主妇问题。

而作者特别表扬了国民党的赵少康,说真是很有风采,全程都是脱稿。看这哥们履历是跟up主有重合的地方,都在XX卫视主持过节目。

作为一个有好奇心的人,于是翻了一下这场《副手政见发表会》。

前面吴欣盈讲了很多自己党派的一些政见,一些想法,甭管未来是否实施,实施的怎么样,但是人至少是正常说了。而到了赵少康出来后,发现他为什么可以脱稿,10分钟全程他压根就没说什么自己党派的政见,而是全程都在骂另外两位。泼妇骂街当然是不用讲演稿的,后面好多闽南话就完全听不懂在说啥了。

其实2013年我们在一个夏天去到台湾的时候,当时刚好是要2014年选举,各个参选人都在西门町这边演讲,对于我们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来说就是好奇,同时又感觉特别儿戏。这么重要的领导人选举,你们就这样站大马路上讲了。

阅读全文 »

这个是看了《失落的一代》的一些摘要。

本书的副标题是: 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 1968-1980

从长辈口中是经常听见知青下乡的,之前余华的小说里也有说这个,以及《夹边沟纪事》里讲的也是这个时期的故事。

但是这本书是从全面的角度来讲的,不过作者居然是个外国人。

从1962年到10980年,总共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人数是 17919800人。 看着人数好像不多,而且有些人是重复下乡的。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这些人数都是来自大城市的,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武汉。

从资料上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大城市的市区人口变化

阅读全文 »

https://mp.weixin.qq.com/s/e96xKZlZcnFWePE3DLLoqA

今天看到呦呦鹿鸣得这篇文章,讲的是立案的故事。

作为公民,怎么着都会跟立案这种事情扯上关系的。下面就说说我爸在魔都的立案遭遇。

由于我爸跟当地政府有些问题,于是决定起诉浦东新区政府,当时的行政诉讼书也是我根据网上模板写的。

经过查询,起诉浦东新区政府是需要到魔都静安区人民法院来起诉的。为了可靠,就让我爸以寄挂号信的方式来送达,挂号信可默认是必须送达的。

阅读全文 »

近日用dnspod对域名进行区域的解析,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一个问题。

原因是由于一个客户保障,说连接有超时,因为这个域名刚进行了地理区域的解析,理应不应该存在这样的问题。

于是远程连接了这个用户的电脑,发现这个客户明明在魔都,而且没有使用任何VPN程序,而且使用的也是大陆的dns server地址,但是怎么解析出来的是一个日本的IP地址。

然后本地使用dig来查看了这个域名的解析流程,发现并不是预期的。于是去到dnspod后台进行了查看。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东亚地区这个分类是在”境外”的,但是实际解析的时候,整个大陆地区都归属于东亚,但是你如果直接选择”境外”, 中国大陆地区却没有在这里。

阅读全文 »

再经过3年疫情洗礼后,今年各个公司又都开始开年会了,但是因为整体经济不大好,只能省着开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跑三亚开了。说的我好像去过三亚开年会似的。

今年研发部门是跟楼上,然后远程跟魔都一起的。

CEO讲话,CTO讲话,唱歌,抽奖,然后结束了。抽奖我们几十人居然一个都没抽到,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没在名单里,记得前东家开年会的时候抽奖我们当时还当场review代码和数据,结果写代码的人第一个就抽上了。

我们是在郊区的一个轰趴馆里开的,这些轰趴馆我觉得工商部门都应该查查,明明没有餐饮许可,还都各自弄个小火锅啥的,这个之前交大东路上那个也是这样,所以想好吃是不大可能的。

还有现在所有轰趴馆感觉都一样啊,乒乓球,台球,2个游戏机,1个XBOX,一个KTV系统,麻将桌,狼人杀游戏。然后这种就叫轰趴馆了?

一点自己的特色都没有,还是说我们钱没到位,但是看评价平均一个人也要250呢,也不便宜啊。

阅读全文 »

《回荡的钟摆》是经济学家许小年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现在已经找不到了,这个是在网上下的epub格式看的。

作者是一位自由主义的学者,主张去凯恩斯主义,主张国退民进,认为市场是会自动纠正的。批判大宋政府的很多政策。

读了大部分章节后感觉最有用的是《两个中国模式》,以及《成功的改革和失败的改革》。作者既然推崇亚当斯密和哈耶克,那肯定这几年大宋的所作所为是看不上的。

比如计划生育,房价这些问题作者的一些论点现在其实已经体现了。只是以作者不曾想到的情况发生了,生育断崖式下降,2023年出生人口会不会低于800万还是个问号,相比2016年已经是跌一半了。而随着人口的腰斩,很多地方的房价也早就已经腰斩了。

最终房价下来不是因为增加土地供应来的,居然是人口减少来的。作者写的其实就是重庆和长沙模式。结果现在重庆和长沙的房价依然很低。

作者是极力推崇邓小平同志的改革的,因为小平通知的是鼓励民间自己来,不做什么顶层设计,认为靠近一线的人是最有发言权的,他只做批准。书中有个评论是“对邓小平有个评价,他认为邓小平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而是总许可师。”

阅读全文 »

《左耳听风》是耗子叔的一本文集,算是纪念他的,毕竟所有收入都是最后给他家人的。

耗子书是难得中文互联网里写的很有质量的博客,并能长期坚持。其他比如狗哥和阮一峰老师。一个偏重内核,一个偏重前端,而耗子叔是偏重后端的,整个就齐活了。

书里的内容应该是博客和专栏里的文章合集。

耗子叔的三观是非常正的。理性的面对世界(知道这个世界很大),理性的看待社会(知道社会不是非黑即白的)这个我个人是看了《明朝那些事》里的戚继光才完全明白,理性的看待人生。

书里比较重要的是第2,4,5,6,7章,对于职场和后端是很有帮助的。

阅读全文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