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前不太懂研学的含义,反正就是有个老师带着小朋友去参观和游览(导游功能)加上一些知识的梳理。

这次51回魔都带小小球参加了一次研学活动,活动是参观魔都野生昆虫馆。 带队的是一个叫“辣子”的老师,然后还有2个跟班老师负责维持秩序什么的。

“辣子”原先是这个昆虫馆的饲养员,所以跟里面的人相当熟悉。 因此知道什么时候去看表演,什么时候去参观萤火虫,还能拿一些小动物你可以面对面的近距离的交流。

辣子老师

“辣子”就把一条玉米蛇挂小小球的脖子上,小小球还挺高兴的,一点都不害怕,相反哥哥还是有点害怕的心。

所以研学的这个老师是内部人,他们可以知道很多一般游客不清楚的门道。

阅读全文 »

昨天还以为是侄子,原来是外甥。这种关系经常弄错。

本来外甥说要来帝都实习,说都定下来了,结果横生突变,算是给他自己上了一课。

本来来帝都实习是按学习成绩排序的,按他说的他排男生第四,怎么着12个人都能排上,结果除了帝都的这个医院,其他医院实习都按成绩,只有帝都这个医院的实习被学校临时调整为按面试成绩,这就给人留下了很多的操作空间。

不光如此,有人面试上了,结果居然还可以转让给别人,还是转让给了班长。 这个就更离谱了。 这一下子让同学们都群情激愤。

可你要算计就算计吧,还被人微信群里截图。 哎……

这个看来是上层是之前没算计好,导致突变了。 就跟我们当年学生会选举一样啊,本来说好是取投票前12名的学生干部进入学生会,结果老师一看有关系户没有进12名,于是直接取前14名进入学生会,然后再单独安排。哈哈哈,这也算是提前让你知道了社会是怎么运行的。

不错外甥说这次哈医大这么搞,导致大家都对这个学校失去信心了。 这不都嚷嚷着后面研究生就要换学校了。

阅读全文 »

周末是球球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性的比赛,虽然只是考级赛,而不是选拔赛,但也算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了。

而球球原先一直是比较惧怕比赛的,但是习惯了其实也就是这样了。下午1点15分比赛,本来以为1点到就行了,结果老师微信群里通知要12点30分就到了。

还好路上不是特别堵,很准时就到了。

在考场外找到了对应的老师,同时比赛的只有3个小朋友,因为只是二级,好像还比较简单的。然后老师就带着3个小朋友进考场了,家长只能在外面等着。

我还问了下老师,我说这怎么都是你们学校的啊,老师说这是他们包场的,各个校区的都在这里进行考试

球子说她最怕的就是球球在考场外突然说不去了,然后直接躺地上了,可是按球球的性格,只要提前跟他说好,他都是会认真参与的,罢赛那是不可能的。

阅读全文 »

张哥离职后都没有聚过。这次既然来了帝都出差就聚聚吧。

感觉外形没有啥的变化,看来福报厂和宇宙条的伙食也没让张哥稍微长点分量。

当年张哥去福报厂拿的是P6我是知道的,可2年多过去居然还是P6,这就让人太不可思议了。按张哥的水平在福报厂P7是妥妥的,当初也是说P7暂时满了,所以拿着P7的待遇,但是没有之实。

大家也都知道福报厂是P7开始才有股票的。

可为什么没有呢?这一问原因还真是,这本来一开始去,第一年正式冲劲最高的时候,也做出了很多的成绩,可老板换地了,那新来的老板可不知道你有什么成就,这不是坑人吗? 而第二年,想去别的组发展,对方组也很希望张哥过去,可这边就是不放人,于是就直接年底考评来了个325.

我司只有2个人写的代码让后面的人感觉改无可改的。张哥就是其中之一的。可到了福报厂就遭遇这样的境遇。可见这些大厂有多么的浪费人才资源。

而反过来人,只能说一个人的人生际遇很奇妙的,同样的位置,上面的领导的变化都会很影响战局,更别说这个位置直接换人了。但是我们整体考评都是向上负责的,所以底下人的处境作为领导根本不会去考虑的。就因为整个大环境都是如此,因此像段永平所相信和坚守的“本分”这样的就难的了。

张哥直接离职回家玩了1个月,然后再去的宇宙条。不过宇宙条有峰哥的故事,想必大家都会尽量照顾好自己的。

对于人才的评估是一个难题,如何全面的评估我觉得很难。特别是在大厂里,很多项目很多人就是炮灰。就比如微信在腾讯内部起来,那意味着有2个同样的项目彻底死亡了,而做这两个项目的是不是就是炮灰了。

从项目角度来说是炮灰,但是从个人能力的锻炼上来说就是未必了,可以做别的项目去。一直以为能力永远是自己的,这是谁都无法窃取的。在大厂里可能更重要的是去推销自己,这个可以自己来,也很依赖你的老板怎么做。

阅读全文 »

对于技术人员来说,从技术角度来考虑一个产品的定价,那肯定是从成本上进行考虑的。可影响成本的因素实在太多了。并发,qps,连接数,消息数这些都是涉及到很多的应用和中间件,把这些要都放入到给客户看的报价体系里,那对于客户来说这个体系就非常复杂了。

其实互联网里有些产品的定价就是相当简单的,比如CDN的定价,那就是看你的带宽,我也不管你这个请求数是多少,并发是多少,多少用户来请求,反正我就算带宽的。当然有些厂商是用流量,有些是用带宽95%这样的点。
但是整体来说就是一个唯一值。

那为什么CDN厂商会用这个项来作为定价的基础呢?

请求数太多,那样会影响cpu啊,文件太大那样会影响存储啊。但是在国内,带宽是最贵的。

但是CDN厂商用唯一指标来计费,依然是由于它把系统做的足够大了,任意一个客户的调涨和波动都不会影响到整个系统的稳定性。但是我不认为他们会在这里做很多的隔离,最大就是限制单个域名在单机上最大可用资源的范围。但总体一般是不会限制的。你想啊,那个厂商想限制客户的使用,结果自己最后还少收费了,客户也不满意。而这个前提就是系统容量足够高。

有人会说这样成本得多高啊,这个是看你的扩容速度了,你要扩容速度足够快,按秒计算的,那你就可以剩余很少的资源,而如果扩容速度是按月计算的,那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了。

因此CDN厂商才都使用了这一维度来进行计费。

而从我们这新品来看,带宽和消息量这2个是最大的影响值,但是我们还是把它定义成一个线性增长的值,而不是像一些厂商要么歧视小客户,要么歧视大客户。

阅读全文 »

最近经常有同事说公司网络慢,可查了上联端口,整个出口使用率最高也就是80%的样子。并没有很满的。

然后我自己ping了下公司内网网关,确实会有时候有丢包,而且延时居然可以到上千,可这个问题之前是没有的,不知道是为什么,抓包看了也没有干扰,就是返回的慢。

自己用的是realtek 8822ce的网卡,网上大家反馈是有断流什么情况发生,这联想华为这么大的厂,就不能换个intel网卡吗?

本来都要下单买ax200了,结果发现去年才45块,今年居然都100了,这是什么情况,那就再捣鼓捣鼓吧。看到华为论坛上出了新的驱动,那就下载试试,结果问题解了。

好了。继续回到正题说公司wifi的问题。

然后觉得是单个ap连接的人太多,可查了下最多的也就50个左右,也没有特别夸张。

又用wirelessmon查了下感觉还好。注意这个软件是30天试用的,超过时间请购买正版。

我们有很多的ap,原先我看信道都是随机的,那就设置一下吧,错开就行了。可设置发现还是有问题。原来wifi 2.4G的模式下,信道只能用1,6,11来错开,不能有相邻的,那样会有干扰。
而波长也是最好都错开,20,40这些错开。80的话容易被隔壁公司干扰。

而5G的情况下,信道就特别多。但也是要错开。比如我后来设置的都是36,40,44,48,149,153,157,161这样错开,波长也是20,40这样分开,都不设置80的。

阅读全文 »

十年以前在人人的时候就整过一次人人网出海到日本的事情。当时印象最深的一个就是日本的用户投诉我们居然没有删除账号的功能,而这个又是日本法律要求的。因此后来我们后来还加上了这个。

其他我这边就是跟日本的运维沟通的事情,我记得当时所有交换机和服务器都配置好,然后发到日本,日本的机房人员收费那叫一个贵。我记得重启一下就是50刀。而那次因为买的是华为的交换机,这交换机的1号口在下面,而2号口是在上面。结果搞了好几天那位现场的兄弟才发现了这个问题。

不过那个时候这个网络环境还是相对宽容的,我们碰到的更多都是技术上的问题和产品本身的问题。

想不到十年后又要开始整出海的事情。而这十年各个国家对于互联网公司的限制真是做的很细致了。这欧洲会有GDPR,美国还有ccpa, hippa,新加坡的pdpa,以及iso27000系列。
怪不得国内出海的公司一般面对的都是东南亚,非洲,南美这些区域。这些地区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啊。

这些年国内出海真正做的好的我觉得就是musical.ly,也就是现在的tiktok。这次跟他们这个项目的合规审计同学对了下,这才发现这十年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了。

一般公司要做完这一套,那几乎要削一层皮的,不过从正规性角度来看真的会好很多。但是这些律所,审计所真的是相当牛逼,而且还必须是当地的,只有他们才了解当地的一些特定情况。不然到时候被告了就不好办了。

好了,突然发现自己接下来的事情真不少了。

阅读全文 »

大辽继续大放水,可现在这个钱都基本是被联储给买走了。我们要防范的就是联储把这些钱注入到其他国家。

而大宋为了防止隔壁小日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定会拼命的防范资产价格暴涨,一些自己不可控的也没办法,比如铁矿石什么的。但是自己可控的房子,股市那是一定要压下去的。

经过阿拉斯加峰会,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又起来了。借着“Tiger Yang”各种自媒体又狠狠的刷了一波。大家的媒体都一样,都按有利自己的方向报道。估计那些人都没看过完整的视频。

那什么时候会涨呢? 这个有多个指标。

一个是美国加息,那样世界各地的美元又要回归美国了。另外一个指标是比特币,君不见那么多美国基金居然也开始投资比特币了,为什么啊?当然是为了保值啊。

因为那时候大宋的输入性风险就没有了。我们这个时候放水会怎么样呢?收割大辽?收割p民?

阅读全文 »

这不刚看完《潜规则》,那我就假设自己是个潜规则的jz人员,那我会怎么做呢?

p2p理财作为现在大宋打击的对象,那暴雷了之后,投资人那不回钱对他们来是里说当然的,谁让你们投资的,而且你们这些屁民赚的钱又不进我口袋里。

但是我现在可是有合法伤害权的哦,那对于我来说怎么利用这个权力才是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呢?

赶紧找来那些借款人来啊,一顿暗箱操作就是,你们就把要还贷的钱的50%孝敬给我吧,我就想办法放过你们。

作为这些借款人一听,原先要还100万的,现在只要还50万就行了,那还不赶紧的啊。而作为我来说,本来辛苦追讨没啥钱,现在不用辛苦就可以直接捞很大一笔啊。

君不见厚本,韬蕴,饭桶的老板本来战战兢兢去了jz协查,结果都是高高兴兴的出来。而本来财新都在进行的准时还款还都停了。

但是这个当中会涉及到我,检察系统,法院系统配合才可以。毕竟投资人可不想直接失去这些本金。但是如果公检法统一起来,你完全没有办法。

因为从头到底我没有动力去要这个钱啊,要不要的回来对于我根本没有任何影响。那谁有动力去要这个钱呢?

当然是出资人人啊,比如懒投资的出资人小组,这些都是投资人选出来的。本来至少有3家有明确的还款方式了,一家都在执行中了。可现在都暂停了,为什么呢?

但是这种组织太脆弱,总会有傻子认为这些小组成员会私吞,或者就拿回自己的那部分,哪会管你们的呢。所以也叫乌合之众。

阅读全文 »

趁着一点小反弹,把除了工行以外的全部清仓了。主要是为了还可以继续打新。

有些小赚有些小亏,整体应该是持平的。

这是从去年7月到现在的水平。看来我还是擅长在低位分析行业来进行投入。

整个市场已经变化了,不过那些股票型基金还都在。这个钱是一直都不会动的,也就年初的时候换了一个基金继续而已。

后面需要好好总结下,看下祖国未来的方向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