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要做一个很简单的功能。就是对整个nginx限流,因此也不需要定义好特别的变量

1
2
3
4
#整个nginx每秒请求数限制:
limit_req_zone allreq zone=allreq:10m rate=20000r/s;
limit_req_dry_run on;
limit_req zone=allreq burst=10 nodelay;

为了防止被误拦截,于是还特地加了limit_req_dry_run方法。这里就是限制整个nginx每秒20000次请求。超过了就返回503.

可观察了一天,发现居然还是要有超过的,虽然burst设置为10,可居然还是有超过的,最多的都超了20多。

这就很奇怪了,这个机器的并发根本不会到2万每秒的,难道这里必须写变量? 可也不对啊,这里检查也没有报错。那不会是nginx的bug,于是下载1.18.1的代码看了下

src/http/modules/ngx_http_limit_req_module.c文件的468行里是这样来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excess = lr->excess - ctx->rate * ms / 1000 + 1000;

if (excess < 0) {
excess = 0;
}

*ep = excess;

if ((ngx_uint_t) excess > limit->burst) {
return NGX_BUSY;
}


而我们知道nginx的限流的原理是漏桶原理,这里就把秒换算成了毫秒来计算。20000每秒,换算成毫秒就是每毫秒不能超过20个,这个还是有可能,这个机器日常也有1000的qps,真保不齐哪一个毫秒超过20个的。

既然这样我就把burst的量加大一下,加到200个,这样每一毫秒肯定不会超了。

因此最终的配置就变成了

阅读全文 »

在IT相关的公司中,sa和sre一般都会被称为运维。 原先我一直认为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但是这2者的概念其实是有很大的区别,出发点也是不一样的。

sa(system admin)这个岗位在大宋是在20多年前产生的,也是伴随着第一代互联网公司产生的。 而他们的工作职责主要是维护服务器,交换机,高级点还有点防火墙什么的。而这些事情可能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当年就看到某游戏公司的2个运维在机房里待了1个月,就为了上架30多个机柜的服务器。

而当年会用kickstart安装操作系统也算是小有成就。更高点的还要进行驱动更新,kernel裁剪这些事情。以及要对整个操作系统的启动流程要烂熟于心。
而我当年还干了一点什么测量服务器最大电流,平均工作负载的电流,就是为了一个机柜里塞更多的机器。

魔都电话电报局的那个机房因为年代久远,管理混乱,经常你推着机房小推车就不知道把谁家的网线电源给兜走了。能知道的就给人插回去,不知道插哪里的就只能扔那里了。

这个第一代sa主要就是针对硬件,操作系统相关的工作。因此他们一般对于操作系统,网络协议都会非常熟悉。这些是跟后面几代的区别差异。

而第二代sa的成长是由于整个硬件和操作系统的成熟度越来越高,而且远程控制卡(iDRAC)这些越来越成熟,终于可以脱离物理的限制进行远程工作了。那时间更多的在操作系统之上的基础软件上了。http server,db server, cache server这些事情上花的时间更多了。

同时因为成熟度越高,对于可靠性大家也不能像第一代那样了。网络层面的heartbeat和keepalived这些就是必备了,而数据库层面的mmm,mha架构也是耳熟能详的。

可见这个时候大家的关注点是在基础软件上,以及针对这些基础软件的监控报警上。我还记得自己把wikipedia上一些完整性比较高的监控软件都测试了一遍。之前也写过一遍贵司监控软件的5代更新。

也就是这里大家借助于一些工具摆脱了很多手动工作的事情了。这个也是现在大部分初中级别运维的所在位置。他们会对一些常用软件和工具非常熟悉,好一点的会关注这些软件背后的原理和常见问题处理。

而贵司的研发评审基本也属于在这个层次,列了很多的研发规范,各种中间件数据库的使用规范,各种的性能优化意见都是在这个层次上的。

阅读全文 »

放假闲来无事就读了读《史上最伟大的交易》。这本书整体上说的是约翰保尔森在2007年看空美国房市并大赚一笔的故事,合计他的基金赚了140亿美金。

在这场房市盛宴里其实不光保尔森,还有格林,迈克尔伯利,李普曼,李伯特,拉赫德这些人。 可为什么只有主人公约翰保尔森大赚了一笔。其他人其实都只是喝了汤。

首先我们要知道这些人里保尔森和李普曼都是专业投行出生的,这些人本来就是精英。而格林属于靠着房地产大发了一笔,而迈克尔伯利原先居然是医生,只是喜欢金融而已。

也看到了华尔街这些复杂权证的交易其实是很依赖于投行的,书中最后格林卖的那些也是通过美林的交易员花了一周才能找到买家的。而格林那时候却可以不卖,导致这些交易员白忙活一周。

从整体来看主要是如下原因导致保尔森的成功。

机会: cds保险这个东西被发明出来了,虽然是看跌的,但是输的话也只是每年损失一些保费,但是上涨却不封顶。当然最先看到这个东西是迈克尔伯利。但是华尔街那么多聪明人为什么会视而不见呢?

眼光和关系: 这个就是保尔森所擅长的,他在华尔街那么多年,多少是有点人脉的,而且他小开始是秘密行事,把这些cds保险悄悄的收入囊中。而且也算赌对了美联储一开始不会救市。(当然他们也假装自己是还不起债的穷人给政府打电话确认下政府的态度。)

时间:这里分为一个是做局开始的时间,你要太早了,可能还没泡沫破裂你就破产了。因为这个你是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虽然不会像看跌期权那样可能会爆仓,但是也是会损失保费的。而保尔森这边很多都是2年的投资,因此只要2年内结束战斗就可以了。这点就是迈克尔伯利最失败的地方,而且自己虽然算是一个小网红,但是在金融这种专业的方向,大家还是更相信专业人士。而且专业人士明显更懂得时间的价值,从一开始就锁定了。

另外一个是就交易持续的时间,这个就是格林和保尔森的区别,在雷曼兄弟破产前保尔森几乎都都抛了自己的寸头,也就是在真正的大风暴之前他就跑了,为什么呢? 因为他想着美联储肯定会救市的。政府不会真的赶尽杀绝。

交易对手:表面上是投行,但是真正在次贷危机里亏钱的却是普通银行,这些银行虽然有很多的资金,但是行动缓慢,而且金融敏感度很低,他们更重要的是为了安全。

阅读全文 »

清晨骑着我的小电驴送球球上课,
一个红灯拦住我们直行,
于是90度转弯先过去了。
一个加速就到了对面,
我前面有一辆小电驴,
左面有一辆小电驴,
右面有一辆小电驴,
大家都是带着娃,
可不知道是不是到对面的派顿大厦,
清冷的早晨有的带着标准的头盔,
有的带着绒线帽,
有的躲在车上的挡风被下。
大大的头盔地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绿灯亮了,
发动小电驴,
一闪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右边小电驴往西继续前进了。
派顿大厦门口大家扫着码鱼贯而入,
不等这冷风追上就上楼了。

阅读全文 »

前面几年由于家里的各种变故,导致经常想入手点什么,结果没几天就得取出来。2021年算是一个完整的时间周期了。

从大的方面来说,50%是定期R2的基金,25%是货币基金,25%是证券。这个一直保持相对平衡。也可以看到这里风险比较大的就是证券。

从交易手法来看,我是一个左侧交易者,一直在探寻单个股票的底部。而我比较熟悉的股票也只是消费和计算机行业,对于化工也是在逐步了解的。

左侧交易者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股票的底部,并且进行很好的加仓。这个之前在2018年底购入了千禾味业和浪潮信息,结果19年无奈撤出。然后19年中又购入中环股份,结果无奈又不得不抛掉。

这几个分别涨了4倍,2倍和5倍。

总算家里的事情都收拾好了,可大盘已经扶摇直上了。那就空仓一直看着了。终于等到2021年2月的调整。

当时买了超图软件,结果后面没感觉还是应该买入四维图新,因为它是地图市场的老大。可我明明仔细过分析过超图。后面买入的澜起科技也是如此。 这2个算是上半年最大的教训,虽然亏的不算多,可还是提了一个醒,做好的决定千万不要随意改变,因此每次分析需要做好记录。从理性和推理的角度来看问题。投资中最大的敌人就是情绪化。这也是我平时不怎么看盘的原因。设定一些基础的标准交给软件来进行就行了。

不过作为左侧交易者,最怕抄底抄到了半山腰,TAL均价是30元买入,API是均价26买入。结果前者跌去90%,后者也跌去一半。由于外汇管制的缘故,只能后面找机会补了。不过TAL已经在5块多的时候彻底割肉了。

阅读全文 »

先挖个坑,后面慢慢填上。大概列个目录, 技术书都是纸本,其他的一半是纸本一半是kindle。

不过从年底2个月读书开始用钢笔写笔记了,所以看的进度明显就慢了。

技术类

  • 数据密集型应用系统设计
    这本书基本上把市面上所有数据库都包含了,还有图数据库。哪些适合哪些场景都说的比较清楚。而且这本书的附录特别好,如果对于哪些特别有兴趣就可以单独去查询。
    这个特别我司使用了Cassandra和pika这些,更是有了很多的认识。

  • BPF之巅(进行中)

  • kafka权威指南
    好像是春节期间读完的,涉及consumer,broker,producer三个端。不过kafka的版本现在是一日千里,但是基本逻辑并不会改变。但是最后后面再加入一些常见驱动的问题。

  • head first html 与 css
    这个是本老书了,算是一些基础吧,这里就是主要把css给捡起来了,当时主要是要改下这个博客的模板。

文艺

  • 佛祖在一号线
    李海鹏的书,要是早看十年估计会觉得说的都对,但是现在看还是各取所需吧。不过里面还是有些名言警句很不错。比如那个bbs的比喻等等。

  • 梁庄在中国
    梁鸿老师十年前的书了,看完感觉农村教育再这样下去真是彻底没有机会了。而80年代的农村农民都是怀着极大的热情送自己子女入学,感觉是有一个向上的动力推着自己。
    可这个我感觉也是很大程度77年高考恢复没几年,大学毕业生是天之骄子,进入各个部委,包分配。而现在整体就没有这样的环境了,不光是农村,三四线城市进入TOP4都已经很难了。

  • 大教堂
    雷蒙德卡佛的作品。每读一个故事,感觉过了高潮就结束了,剩下的就是留给大家无尽的遐想。里面的羽毛,大教堂皆是如此。

  • 闲看水浒
    水浒传就是一个权力的游戏。

  • 鼠疫

  • 杀死一只知更鸟(kindle)

  • 月亮和六便士(kindle)

  • 源泉(kindle)

  • 大江东去(kindle)

  • 局外人(kindle)

其他

  • 西方现代思想讲义
  • 置身事内
  • 反脆弱
  • 21世纪资本论
  • 君主论
  • 潜规则(kindle)
  • 血酬定律(kindle)
  • 随想录(kindle)
  • 悉达多(kindle)
  • 事实(kindle)
  • 柏林1961(kindle)
阅读全文 »

从十万人裁员到1万人,基本也就保留了一个最小能转的团队了。所以相比而言蘑菇街的裁员80%也还好。

当年我司还想从200多人裁到26人的最简小组呢。

可好未来虽然会退去,但是整个K12的教培市场并不会凭空消失的。而现在看来这些市场就留给了那些游击队了,张邦鑫这样的人底线比较高,也看不上这些。

可有些公司会看上啊,比如鲸鱼小班这样的,明知有政策还能在政策正式出台前几天催促家长各种续费。然后现在就跟癞皮狗一样就是不退钱。而我们的政府貌似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制约和限制。

吴昊,王振凤,周杰这些依然就跟没事人一样。

所谓中产阶级终成终产阶级,18,19年被p2p洗了一遍,现在又教培洗一遍。

虽然说是为了共同富裕,可相关政策一出,整个中概互联都跌了几万亿了,在六亿人月薪不到1000的大宋,平均分给每个人也是一大笔钱。这些被洗了一遍的钱也最终也没去到每个人手里。

前段时间我也把最后一点TAL也抛了,买入了UVXY。一个时代就算结束了。

阅读全文 »

前几个月有个江苏辅警徐艳案,结果许艳本人判的比派出所所长们都要重许多。判了7年,而这些局长,所长,校长等等都是党内处分而已。真牛逼,党内处分看来比法律管的更宽,要不然这些人是不是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上个月又来了个上海赵富强案,结果被迫成为卖淫女的至少都被判了8年以上,她们当中很多都是当年报案而未得的人啊。而首犯居然就是死缓,其他人更是才1年到17年。

这就是社会的毒打,我们不期望整个社会不出现这样的案子,就连北欧国家也不时有这样的,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肇事者比受害者得到的惩戒更少,让人有一种深深无力感。到底什么是法律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我相信这些断案的法官们都有一堆的理由支持他的判决,但唯独缺乏了作为普通人那种朴素的正义感。

大辽其实也有很多这样的案例让人很不爽,比如爱泼斯坦等人啥的,之前海盗国也有类似的。可终究没有大宋这样主次颠倒的事情发生啊。

如果还没明白,那就看下迈克尔·桑德尔的《公平与正义》一课。

而从每个人来说,我们不是应该反抗这种情况的发生。就跟加缪笔下的西西弗斯一样的坚持。就算明知道会失败但也坚持。因为永恒并不是意义,追逐才是。

罗曼·罗兰的《米开朗基罗》中有一句名言:“人最可贵之处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

阅读全文 »

上周末在家做了日式炸猪排,感觉没有第一次做得好,肉因为放了一段时间冷藏,有点紧。不过样子非常好,带公司里大家还都以为是外面买得。

昨天因为带球球去看病,附近有家小大董,这个之前经常听,但是真没有实际吃过。咱就当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了。

一开始上了一盘番茄,我心说我们没有单独点番茄啊,结果这个“番茄脆菇沙拉”,底下是铺着一堆干冰。你只有夹起来之后才发现,所谓的沙拉就在番茄肚子里呢。

至于他们家的烤鸭也就这样吧,我反正吃不出来大部分烤鸭店的区别,只是感觉之前吃的四季民福的好像还不错。

他们家送的小甜点其实也很不错。一个是棉花糖,这个现在真是很少碰到了,上一次在帝都碰到还是在长春园里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头现做现卖的,自行车上还挂着一个液化气瓶来作为热源。除了这个液化气罐,其他的跟我印象中小时候卖棉花糖的人一模一样的。

阅读全文 »

帝都教委又开始通知小学生打疫苗了,很多学校都是强制的。现在幼儿园都无法幸免了。

可这些疫苗真的安全吗? 作为家长这是必须要面对的事情。这个打入体内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搞呢,而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只有一类疫苗是强制接种的,而新冠疫苗是不属于一类,属于可打可不打的。

为了查询这个是否安全,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结论是最可靠的。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novel-coronavirus-2019/covid-19-vaccines/advice

在这里算是找到了对应的结论。现在总共who通过认证的就7款疫苗,他们分别是:

牛津/阿斯利康: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eature-stories/detail/the-oxford-astrazeneca-covid-19-vaccine-what-you-need-to-know

在获得进一步研究结果之前,不建议给18岁以下的人群接种该疫苗。

杨森: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eature-stories/detail/the-j-j-covid-19-vaccine-what-you-need-to-know?gclid=Cj0KCQiA-qGNBhD3ARIsAO_o7ykk6holC8Z3h9a2CzrjnuYeO2cPVV57k47KnoMbtQr2gk-7HIWQQBcaAkg4EALw_wcB

在进一步研究结果出来之前,不建议为18岁以下人群接种疫苗。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