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疫苗之殇

吉林长生出事了,通过兽爷的一篇文章,这下大家都知道了,而且也造成了大面积的恐慌。

不管是不是那批次的,大家都会对号入座进来,特别是北京和天津大面积一类疫苗都是同样的武汉生物的,这种恐慌就在所难免了。

大家对这些黑心企业口诛笔伐,还有揭露私生活腐烂至极,还有什么由于三鹿事件下台的孙咸泽正是主管药品的。

美国FDA也不是一天这样的,“1962年,新型妊娠止呕药~沙利度胺已在40多个国家普遍使用。但是,FDA医学审评官弗朗西斯-凯尔西博士对沙利度胺安全性提出质疑,要求制药公司补充新的安全性证据。1963年,欧洲医生发现一万多名婴儿有类似的出生缺陷,而追溯用药历史发现,这些婴儿的母亲都有使用沙利度胺;美国仅有100多例严重不良反应,这就是著名的“沙利度胺事件”。由此,弗朗西斯-凯尔西博士成为美国英雄,他的事迹在FDA至今广为称赞。另外,此事件也促成了《基福弗-哈里斯药品修正案》的颁布,该法案首次以法律形式要求所有新药的上市申请都必须包含药物的安全性证据,由此药品上市前准入必须做安全性、有效性评价,必须经过充分且良好对照的临床试验验证,从此创建了现代药品审评审批程序,开启了现代药品监管方法。”

而我们呢?

之前看过一个采访,是说检验检疫局的。记者问:“你们为什么给这些有问题的猪肉通过?”
人答:“猪肉检疫都是半夜进行的,而如果我每个都检疫,那我就没法好好休息,而且国家也没给我多少工资,而我现在这样,不过自己可以好好睡觉,还可以从对方那里多拿钱,何乐而不为呢?”

在大宋任何一个有权的行业都是如此。

很多年以前老丈人被一辆军车撞了,不想调解,一定要上诉,结果法院判下来你输。

老丈人不懂为什么,结果我爸给解释了一下。因为反方本来假设要赔偿3万的,但是我行贿给法官2万,他自己省一万,还能结实到这个法官,下次有事还可以继续。

犯罪成本太低,受贿成本太低,没有监督执行,上下同坐一条船。哎,感觉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