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地鸡毛的过年

这年过的,我是一个最不爱热闹的人,看见那么多人到处逛,真是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而球子却很喜欢,还各种仪式,叫什么生活需要仪式感,这不是哄人玩的吗?

36岁也算是本命年了,30而立,40不惑也都快了,这个不惑就是如果你40岁还不惑的话就永远都不惑了。

最近估计也是因为这种压力,导致脾气大了很多。而这种压力居然没有地方可以去释放出来。昨天回来对着地铁安检员吼了一顿,然后也经常对家人这样。

而且这样导致胸口老是无缘无故的疼,然后突然又自己好了。

那天经过南京西路,球子说这个小区不错,一看是静安四季,一查均价12万多,还都是大户型,估计把我卖了都不够啊。

回到北京那就更别说了,除了万柳其他地方都不上,觉得人住的都不是房子,一说还挺有理,要离爸妈近啊,最好把所有便宜都占了。

看来我这心病还是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