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历史的教训--读书笔记之一

这本书是著名的威尔·杜兰特写的。本书也实在是太出名了,可也是最近才看。

重点看的是经济与历史,社会主义与历史,政府与历史。很多东西跟我们的历史教材有很大的出入。

经济与历史

比如法国大革命的到来之时因为中产阶级已经上升到经济的领导地位,为了他们的企业和贸易,他们需要立法的自由,渴望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政治权利。

而这些大革命的动机往往是被隐藏起来的,但是结果却是取决于群众的情绪。也就是勒庞说的那些乌合之众的情绪。

而从经济角度来看,历史总是会通货膨胀的。就是这个度的问题,很难有政府会约束好自己,肯定都是想着多发币来解决。所以对于普通民众来保有商品总是正确的,至于是不是商品期货就不是一般人能玩的了。

而随着社会发展,贫富的差距必然会越来越大。而公元前的希腊人民已经给了我们很好的指导。

梭伦(Solon)一个出生贵族的商人当选为最高执政官。贬值货币,从而减轻所有债务人的负担。(看看这就是通货膨胀之一)。减少一切个人间的债务,并且终止因欠债而坐牢的处罚。取消了拖欠的税款和贷款利息,创立了一种累进制的税收制度,使得富人要多付出十二倍的税钱。在民意基础上改组了法庭。安置那些在战争中为雅典而牺牲者的后人,由政府承担他们的生活费和教育费。

这真是一个中间派胜利的典范啊。但是我们首先要知道Solon一开始是怎么当选的?

https://www.jianshu.com/p/4ec514bd8e1c 这里大体写了下之前的一些事情。

而那些无视贫富差距的,最终都是很快的导致各种的起义和不稳定。之前的朝代更迭不都是因为这样。人民到了吃不饱肚子的时候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社会主义与历史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基本算是对立的,一个是财富集中,一个是财富分散。

有一段还是挺意味深长。

在首都亚历山大,民众得到各种恩惠,维持着歌舞升平的场面,但他们因此受到庞大军事力量的监事,不允许在政府中表达意见,最终都变成暴民。

然后作者举了很多失败的例子,有一个是王安石变法的。

是什么让这次改革失败了呢?首先是税负过高,以供养政府日益膨胀的官员系统。其次是每户一丁的募兵制,以应付蛮族的入侵。第三是官场腐败,中国也像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要在私人豪夺与公共贪污之间做出抉择的问题。

而关于为什么俄国革命会成功的解释也是十分的有新意。

俄国革命采取了共产主义的形式,是因为新政府内受混乱的的挑战,外受他国的攻击。人们的反应是任何一个国家受到围攻情况下的自然反应–在秩序和安全恢复之前,可以舍弃一切个人的自由。这里的共产主义,也是战时经济。也许因为出于对战争的持续恐惧,共产主义得以存活下来;只消一代人的和平,它便很可能被人的本性所侵蚀。

但是最终作者还是认为两种制度最终会产生统一。

资本主义保留了私人财产制度、自由企业制度和竞争激励机制,货物产出充沛,商品供应无虞。让上层阶级不堪重负的高税收,使政府能在自我限制人口的情况下,为教育、卫生和娱乐方面提供前所未有的服务。对资本主义的恐惧,迫使社会主义不断扩大自由;而对社会主义的恐惧,则迫使资本主义不断增加平等。东方就是西方,西方就是东方,这对双胞胎很快就会团聚。

但是如果是这种统一方式,那感觉还是偏资本主义更多点。

政府与历史

我们普遍想不通过革命,而直接通过经济发展的推动来进行实现。但是这种情况好像只有英国如此,其他国家都不是这样的。
革命会导致与过去的断然决裂,这样会导致有很多的报复和毁灭行为。

个人的明智来自于他的记忆的连续性,团体的明智则需要其传统的延续。

但每当我们通过革命产生了新的政府,有如何保证不产生新的特权阶级呢?

唯一真正的革命,是对心灵的启蒙和个性的提升;唯一真正的解放,是个人的解放;唯一真正的革命者,是哲学家和圣人。

在所有的政府形式中,民主是最难的的一种,它需要最大限度的普及聪明才智。因为原先的特权阶级肯定是不支持民主的,中产阶级也一样,认为那是让妒忌者掌权,穷人也同样不信任民主,认为财富上的不平等让虚假平等的投票毫无意义。

可真的是毫无意义的吗?其实就算中国我们很多人也都有投票权啊。可真的用上了吗?村长选举每人发点东西就投他了?你还指望着村长自己说要民主选举,增加候选人吗?
而麻木的百姓呢?就算是魔都这种经济很发达的城市,也一样存在这一的情况啊?
真的是跪久了就忘记站的滋味了。而这种选举当金钱不起作用的时候,历史告诉我们就会发展出来谋杀等等形式。

现在教育是普及了,但是才智却因为头脑简单的人众多而永远受到阻滞。

但是民主依然是害处较少而优点较多,它给人民带来的人情,友善,远远超过它的瑕疵。它给了人们思想,科学,事业以自由。

如果教育机会平等能够建立起来,民主政治将会是真实和公平的,这样才能从各个阶层和地位的人选拔出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个就是所谓的上升通道。

这个上升通道曾经我们有急速的打开,而现在也依然有打开,只是这个通道越来越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