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系统之美」摘抄

「系统之美」这本书只要是告诉你当有复杂系统的系统的时候,应该如何发掘哪些东西是重点。

系统思考将有助于我们发现问题的根本原因,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从而让我们更好地管理、适应复杂性挑战,把握新机会。

对于一个系统来说,某个外部事件可能引发的行为,在同一个事件之于另外一个系统的结果可能迥然不同。

对于一个系统来说,要素、内在连接和目标,这三样是必不可少的,它们之间互相联系,各司其职。这里面最不明显的就是功能或目标,但它才是系统运行最为关键的因素。

“存量”是所有系统的基础。就比如一个湖泊里水就是存量,而流入湖泊和流出湖泊的就是流量。

我们人类的大脑似乎更加关心存量,而不是流量。关注量时我们更容易倾向关注流入量而不是流出量。

存量的变化需要时间,因为改变它的流量运作需要时间。

由于存量变化缓慢而产生的时间滞后性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与此同时,它们也是系统稳定性的根源所在。由于存量的存在,流入量和流出量可以相互独立。这就跟计算机系统里的MQ是同样的道理。

调节回路:分为短期和长期的。每一个喝咖啡的人都知道,咖啡因只是一种短期内起效的刺激物,它能让你的马达更高速的运转,但它不能给你的油箱补足燃料。过了一段时间,咖啡因的加速作用消失了,而你的身体因为过快消耗了大量的能力比以往更为疲乏。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找到一个长期反馈的回路。也就好比你困了真正补足燃料的事情。

还有一种就是增强回路,其实通俗的说法就是滚雪球。比如存款和贷款这种利滚利的方式。长期看就是指数级的曲线。

系统通常是复杂的,就好比一个野生的自然生态系统,但是放到动物园里就是简单化了。

由反馈回路所传递的信息只能影响未来的行为,不能立即改变系统当前的行为。比如你家的空调升温。还有人口和经济这种。

在现实世界中,所有系统的存量都不可能永远增长,它必定是有一个上限的。

对于所有复杂的系统来说,判断系统未来行为走势的诀窍在于,了解什么样的系统结构包含哪些可能的行为,以及什么状况或条件可以触发这些行为。

系统的三大特征:适应性、字组织和层次性。
适应性是指系统在多变的环境中保持自身的存量和运作能力。与适应力相对的是脆弱性或刚性。
自组织是指系统所具备的使其自身结构更为复杂的能力。这样系统有可能演变成一个全新的结构,发展出全新的行为模式。
系统和子系统的包含关系就是层次性。具有层次性的系统中,各个子系统内部的联系要多余并强于系统之间的联系。

这个就比如汽车制造流水线一样,轮胎是一块,车架是一块,动力系统是一块,最后就由这些系统在组合成一辆系统。但是你说一个动力系统只能匹配一种车架也明显是不对的。

系统的六大障碍:

  • 别被表象所迷惑
  • 在非线性的世界里,不要用线性的思维模式
  • 恰当的划定边界
  • 看清各种限制因素
  • 无所不在的时间延迟
  • 有限理性

系统的8大陷阱与对策

要想使复杂的系统不再那么让我们出乎意料,最主要的途径就是加强学习,提高对复杂性挑战的理解、尊重和利用能力。

政策阻力:治标不治本

不同的参与者有不同的目标。任何一方的增强努力,都会导致其他所有人努力也得到加强。这就好比是囚徒困境了。
应对政策阻力最有效的方式是设法将各个子系统的目标协调一致,通常是设立一个更大的整体目标,让所有参与者突破各自的有限理性。如果每个人都能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和谐相处,其结果将令人惊奇。
这里有了人口下降后罗马尼亚,匈牙利以及瑞典3个国家的不同应对方式。

  • 其中罗马尼亚是禁止堕胎,禁止避孕。
  • 匈牙利是奖励住房。
  • 瑞典是出台更多的育儿支持。

    公地悲剧

    公共资源是有限的。但每个人都拼命努力追求自己的最大利益,最终命运就是集体毁灭。
    有3中处理方式:
  • 教育,劝诫
  • 将公共资源私有化
  • 对公共资源进行管制
    这3种方式没有所谓好坏之分,只是都要看具体情形。

    目标侵蚀

    感知到的系统状态越差,期望就越低,期望越低,与现实的差距就越小,从而采取更少的修正行为,而修正行为越少,系统的状态也就越差。
    处理方式是:
  • 不管绩效如何,都要保持一个绝对的标准。 比如所有的API响应时间在压测环境中必须小于100ms
  • 不断地将目标与过去的最佳标准相对照,而不是最差的表现相比。 比如我们的目标就是这个行业里最优秀的公司,他们是如何来做的。

    竞争升级

    竞争升级源自于一个增强回路,相互竞争的参与者都试图超越对方,占据上风。比如美国竞选里的互相抹黑,商业中的价格战等等。
    但是这种竞争也可以是平静、礼貌的,涉及效率、精妙、质量等。但是竞争容易停不下来。
    应对方式:
  • 主动让步
  • 达成裁军协定。但是在商业中这种很难啊。只能限制竞争在一定范围内。

    富者愈富:竞争排斥

    利用积累起来的财富、权力、特殊渠道或内部消息,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权力、渠道以及信息。
    从系统上看,市场竞争的本质是消除市场竞争。
    应对方式:
  • 多元化:这个在我看来就是躲避竞争。所以这不是穷人的策略。也不是弱小公司的策略。
  • 反垄断法:避免一个行业被任何一个竞争者完全控制。
  • 设定游戏规则和机制,定期矫正市场,防止一家独大。

    转嫁负担:上瘾

    这本质上是一个调节回路,要么改变流入量,要么调节流出量。
    将负担转嫁给干预者有可能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可能会削弱了系统原本维持其自身状态的能力。
    而随着系统对干预者的依赖,最终会耗尽干预者的精力。
    解决方法:
    不要以英雄式的接管开始,而是提出一系列问题开始
  • 为什么自然的纠正机制不奏效?
  • 如何移除影响成功的各种障碍?
  • 如何让推动成功的各种机制更为有效?

    规避规则

    这个有点像第一点“政策阻力”。就是采取的行为和措施是规避系统规则的原本意图。只是遵守了规则的“表象”。
    应对方式:
  • 通过强化规则和实施力度,试图扑灭、镇压规避规则的行动。
  • 把规避规则看做是有用的反馈,对规则进行修订、改善、废除,或给予更好的解释。

    目标错位

    目标设定了系统的方向,定义了采取矫正措施的差距,并指示着调解回路运作的预期状态以及成败。如果目标定义不当,不能测量应该被测量的东西,不能真实地反应系统的状态,那么系统就不可能产生出预期的结果。
    应对方式:
  • 恰当地设定目标以及指标,以反应系统真正的福利。不要将努力与结果混淆,否则系统只产出特定的努力,而不是你期望的结果。

系统之杠杆点

复杂系统的特征之一就是“违反直觉的”,而寻找和撬动杠杆点也通常不能靠直觉。

数字:包括各种常数和参数

比如下游淤塞了,那上游一般就是减少流出量。这好像是常识。但是我们历史上黄河泛滥治於有效的一次是明代潘季驯的方式,缩紧河口加大冲击量。
通过数值来调解系统是效力最低的一种方式,无法改变系统基本的结构。
政府无论如何调整利率,都无法改变经济周期的。
好比我们要增加一个系统的QPS,通过调整TCP参数的大小或者其他系统参数的大小,通常产生的结果是不明显的。

缓冲器:比流量力量更大、更稳定的存量

通过提高缓冲器的容量,我们通常可以使系统稳定下来。
但是缓冲器太大,系统就会变得缺乏弹性,它对于变化的反应将过于缓慢。

存量-流量结构:实体系统及其交叉节点

物理结构很少是杠杆点,因为改变物理结构通常不太容易而且见效慢。

时间延迟:系统对变化做出反应的速度

许多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内在的规律,该花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
而用力减少延迟时间,更有可能增加波动或者风暴的出现。

调节回路:试图修正外接影响的力量

调节回路的力量需要与其预定要校正的影响大小相对应,这一点至关重要。可能的影响力量越大,调节回路的实力也需越强,否则就无法发挥校正的作用。

增强回路:驱动收益增长的反馈力量

增强回路是自我强化。
增强回路是系统中出现增长、爆发、腐蚀和崩溃的根源。
比如富人可以雇佣会计师来进行避税,也可以找政治靠山等等。

信息流:谁能获得信息的结构

在恰当的地点、以有效的方式恢复缺失的反馈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例子里的荷兰安装电表在门口,这样可以随时看到,这种就是反馈。
信息流的缺失是系统功能不良最常见的原因之一。
而人们总是避免对自己决策承担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反馈回路缺失了。

系统规则: 激励、惩罚和限制条件

法律、处罚、激励以及非正式的社会约定都是一些人为的规则,强度依次降低。

自组织:系统结构增加、改变或进化的力量

强调单一的文化认同关闭了学习的大门,也削弱了人类社会的适应力。
所以我们要瑰丽多样性和实验。

目标: 系统的目的或功能

是好是坏取决于谁来使用它以及要实现什么目标。很多东西本身是没有好坏之分的。比如技术,比如基因工程。
“为了盈利”大多数公司都可能这么说,但那个只是一个规则,是持续经营的必要条件,而不是最终的目标。
组织中一个新领导上台了,设定了新的目标,就吧成百上千甚至百万聪明而理智的人带往新的方向。

社会范式:决定系统之所以系统的心智模型

这是要改造整个世界的世界观。就是让普通群众能够相信一些东西。
这个可真有难度,简直就是洗脑啊。
爱默生写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都会本能地以自我为中信,对其周边的物质存在作出反应,这准确无误地反映了他们的思想状态。”

超越范式

使自己摆脱任何范式的控制,保持灵活性,意识到没有范式才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