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拿什么拯救你的廉耻:十问北京交通委员会

转自:
小汽车摇号不中者联盟

个人觉得这个作者写的非常好。
全文转载如下:

突如其来的疫情,湖北省卫建委党委书记和卫建委主任、黄冈市卫建委主任、鄂州市卫建委主任、哈尔滨市一众官员和卫建委主任等先后在风口浪尖被处分或免职。为官不正不仁不作为,在紧急关头暴露了真实水平和面目,误我党国人民。这并不是个例,在此必须要重点提名一个媚上欺下,尸位素餐,民怨载道,装聋作哑的机构--北京交通委员会,带着十个关于北京摇号政策的问题来强烈呼吁免职北京交通委员会的负责领导。

一问为何限制公民获取车牌?
生而为低等公民就不配开车吗?低等公民可以少缴点税吗?低等公民租牌买牌也要花不少钱,北京交通委可以酌情报销一部分吗?上海深圳杭州都不限制市民获取新能源牌照,为何到北京就特殊?是不是低等公民一辈子都不能开车?

二问为何不限制个人名下指标数量?
试问现在的多牌一族和土地革命前的地主阶层有何区别?当年出租土地如今出租车牌,难道不同之处是车牌不会饿死人?

三问为何不限制夫妻更名?
炒房还需要离婚结婚折腾,炒车牌倒是很方便。房子是私人财产,自己想怎么过户都行。但车牌属于公共资源,几百万人在等,为何对明目张胆的投机行为坐视不管?不用完善的制度约束人性的贪婪,难道靠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信仰吗?

四问为何不能公开透明向社会公众发布数据?
382万人排队摇号,有做过数据统计分析吗?年龄性别分布,摇号群体构成,参加过排队摇号的占比,家庭有车的占比,个人名下车牌数量分布等数据指标全都没有。公众一不能监督二无法知情,车牌难的问题有给社会大众任何科学的解释和说明了吗?

五问为何不限制学生参加摇号?
北京每年高等教育招生25-30万,可用临时集体户口参加摇号,大批学生踊跃加入摇号,因为摇到指标可以先出租以后再收回。学生的收入和环境决定了不是用车的刚需群体,愚蠢的政策使投机的社会风气蔓延到学校,一些人毕业离京之后车牌仍以租售方式在市场流通。请问这样愚蠢的政策有考虑过家有老小的刚需群体吗?

六问为何不设置车牌阶梯使用及回收机制?
居民用水和天然气都是阶梯收费制度,个人多车牌的状况为何不设置阶梯收费?多获益不应该相应多付出吗?有什么资格把一个群体的免费获利建立在另一个群体的痛苦牺牲之上?北京那么多名下多车牌的人,另外每年那么多离京的人,有相应的回收车牌机制吗?

七问为何不治理租售车牌的社会违法乱象?
由于懒政不作为,租售车牌违法行为随处可见,公然违背公平公正的社会执行,损害党和政府在民众的声望,这是愚蠢政策必须导致的现象,请问要装聋作哑到什么时候?

八问为何不设置个人摇号次数和时间间隔限制?
既不限制个人名下指标数,也不限制夫妻更名,拿到指标过户转移之后继续排队摇号,这是公然鼓励全民合理合法投机车牌?北交委该给几百万排队摇号的人道歉,因为北交委就是问题的罪魁祸首。如果走市场经济路线就应放开限制让市场去调节,如果走计划经济路线就公正合理地计划管控。现在四不像的政策到底是为谁服务?

九问为何不推进以家庭为单位摇号机制?
北京正是在出台以家庭为单位的商品房限购限贷政策之后,有效遏制住了房价上涨的趋势,效果显著(目前整体相对2017年3月高点下降10%-20%)。借鉴下经验推进以家庭为单位的用车制度很难吗?

十问北交委的廉耻何在?
财政一年给北交委拨款145亿元,拿着国家人民的血汗钱心安理得地欺压人民?有一丝丝考虑过无牌照群体的出行问题?这都第十年了为啥一年比一年烂?北交委履历=懒政不作为+罔顾社会公平正义+欺压百姓脱离群众+毫无良知和廉耻,这样一群人身居要职如何使人民信服?不破不立,强烈呼吁免职相关负责领导以正视听,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建议以后选举北京交通委领导要求上缴自己名下及家庭车牌,并加入到排队摇号的人民群众之中。

社会的每一点进步,都有为之付出血泪的人们在背后推动着。北交委值得被送上热搜接受党国人民的审批,想想这么多年北京摇号问题从没上过一次热搜话题,这个群体的声音还是太弱小。这个群体多是遵纪守法的本分老百姓,然而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忍耐带来的只会是更深重的欺压。希望大家都化愤怒为行动,积极踊跃一起努力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最后呼吁召集更多人加入组织,齐心协力,团结一致,终会无往而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