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年已过一半

每年这个时候球子都会提醒我,过生日想要什么啊? 这就提醒我这1年已经过了一半了。

她们老问我为什么不爱过生日呢?

记得张爱玲在《半生缘》里写道:”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而且现在我一直觉得已经过了生命的一半了,可至今依然无所作为,感觉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说好今年不打球球的,可至今我记得已经打了3次了,而且最近脾气比较大了,球子讲话你现在说话总是反问句,这个下半年是必须要改好的。不过球球其实挺懂事的,就是实在太调皮了。

前两天主要是看《贫穷的本质》,《小狗钱钱》,说到底就是要从小要培养财商,而且越早开始越好。
而说到底这就是一种中产阶级的焦虑,一不小心怕掉下去了。

工作上说好的mesos改造至今没有动静,整整半年不是就是救火就是安全改造的。
而准备要搞的混沌工程也是已经到年中了也才刚开始。不过CTO的意思居然不是梳理问题,而是先拿来测试下看看到底有哪些问题,后面再挑着慢慢解决。
这样下去,整个公有云被人会被人完全落下了。可管理层还不自知。毕竟这些东西不是短期可以看到的。
那些可我们业务类似的竞争对手,一个业务线就跟我们所有的人差不多。

看了大家的周报,发现最近几周都是维护,维护,维护,看着好像很省事,可saas的东西就真的可以一劳永逸的下去吗?你要不更新,很快就会被超越的。

可反过来个人也是一样啊,要是不加紧点,那是不是也一样被落下啊。在整个巨变的社会环境中,就是如此,一刻都无法停歇。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 程序员的悲哀是什么?

说到底任何一个职业都要有自己的梦想,你做开发的梦想也绝对不是说擅长Java,golang这些吧。这个梦想可以是一个实际的产品,但绝对不是某项技术。

而那些说占有社会资源的,什么医生啊,教师啊,这些也是看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