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所经历的丧事流水账

午夜11点,总算赶到外婆家了,明天就要去火葬场了,这是见外婆的最后一晚。

兄弟姐妹们都守着,为了排解无聊,有的打麻将,有的打牌。有的拿着躺椅小睡一会。

3点30分是请的丧事艺术团上门的时候,于是之前大家就把灵堂里的牌桌,麻将桌就都搬走了。

老妈开始播放之前艺术团录的哭诉录音,整整有半个多小时,我只能感叹这帮人可真能说。而且哭诉的东西貌似还是之前沟通过的,每家都不一样。

3点30分,艺术团来了。外婆也被从冰柜里放入到棺材里了。

然后活动正式开始了,直系亲属都跪在垫子上,然后团长开始有说有唱的,半个小时持续。至于说的啥,没有特别记,反正就是哭诉回忆往事。这个活动最大的考验就是跪着的姿势要正确,不然后面有人只能用手撑着了。

然后团长带着一堆陪哭团,大妈们哭的很伤心,但也没声嘶力竭,尺度把握的很好。

然后每人手拿一注没有点香绕外婆住房三圈,还好外婆家小,要是住个庄园啥的估计都走好久。不过人家都是有计划的,走多少时间都是有规定的。

好了3点半的活动就到此为止了。

后面就是道士登场亮相了。写上名字年龄贴在棺材上。带上小帽,脚蹬耐克鞋就开始念念有词上了。我们这次待遇比较好,可以拿着香站着,看着道士鞠躬我们也跟着鞠躬就好了。最后在一串铃声中结束了。

这时候已经凌晨5点了。做饭的人已经来了。

我也休息下正好,然后等着早饭。很简单,就是粥和一点小菜。

吃饭的时候,烧饭的大妈还跟我说,这个团长很赚钱,最近2周她做饭的地方都已经碰到她4次了。看来他们最近生意都不错,每人都至少接了4单生意,每单3天。

6点的时候,艺术团其他演奏人员来了,4个圆号,一个古筝,一个琵琶,一个大鼓,一个铜锣,几个扩音器,几个功放。

团长自己还负责吹圆号呢,看来真是一位能人,多才多艺,不光会接生意,安排事情,还在技术上有自己的特长,看来这个团长也非她莫属了。

也来了一位老爷爷,带着礼帽,穿着黑色外套,拄着拐杖,但是走路还是很稳当的,对着我外婆的遗像鞠躬,整个过程都很安静,也烧了一点纸钱,然后鞠躬完就独自走了。也不知道是谁。

7点的时候一切准备妥当了,正式的大戏开始了。

我们还得继续跪着,团长开始唱10座桥,最后一座是神仙桥,希望我外婆能走上神仙桥,前面还有石桥,布桥这些。这当中又有南无噢弥陀佛,这些我们也得说,说唱的越响,去神仙桥概率越大。

这次跪着就累了,因为前面刚蹲过(没有跪的地了)。还好我能坚持,其他后面坐着的亲戚也开始慢慢把凳子都让我们坐着。

然后是给外婆敬酒,大家要么狠严肃,要么带着哭腔,但是有人确实一副高兴的声音,我也是醉了。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就是看着木头棺材底下流了一滩水,看来是有些化了,还好快马上总殡仪馆了。

姥姥棺材是要8点58分送进殡仪馆的车。工作人员8点48分就开始抬了,然后我大舅拿着遗像走最前面,后面抬着棺材,后面是艺术团,然后再是我们这些亲戚。这一帮人在马路的机动车道上走着,还好马路够宽,车也少这个时候。

到了车这边,发现才8点55分,于是就绕着车再走3分钟,到58分正式送进车里。

到了殡仪馆,说是在长青馆,可过去发现不是,是XXX兄弟的告别会,看来是位信耶稣的朋友死了。等这结束后,发现还不是我们的,但是这个死者的家属哭的很是伤心,好几个都是被人架着出来的。看来死者估计还年轻,老人过世一般没有这样的,不过我奶奶过世的时候,我几个姑表演的还是很到位的。从头到底只有我堂姐哭的是真心的,其他人就不说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2个舅舅的大花圈放在了遗照旁边。这大花圈大的比我都高了。然后开始奏乐绕着棺材走3圈。不知道怎么的,外婆的妹妹突然指着说不对什么的,但是已经不影响大局了。

说是因为外婆去世后,非要给外婆带上假牙,然后导致嘴有点歪,然后说去了殡仪馆再进行调整,但是好像也没有调整。还有只有我发现外婆被子上绣着4个字是“一世英名”吗?我问我妈,我妈也不知道情况。

我弟说我们一起也给外婆买了花圈,是一顶轿子,但是我从头到尾也没看到,难道是烧的时候才放进去啊。

好了,留下姨夫和2个哥等着骨灰盒了,其他人就直接坐车大客车回外婆家了,这时候酒席已经开始了。而我匆匆吃完两口,跟舅舅,爷爷,干爹干妈一起告别完就直奔机场了。

一天一夜没合眼,飞机上旁边是北京大爷,大爷还第一次坐飞机,一会儿问前面闺女和外孙女这,一会儿问那,彻底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