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读「事实」摘抄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3385402/

本文作者是瑞典的罗斯林一家人。作者作为医生目睹了世界各地的变化,因此写了一本说来说明我们常常发生的偏见,总共分为11个部分。
我觉得这本书跟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挺像的,但是更有趣点。

一分为二

这个很容易明白,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结构。而作者在书中一直引用的收入分割线也不是只有贫困和富裕这2个,这里就是4个等级。而大部分人就是在中间的2个等级。就是橄榄型的。
当我们每次看到统计数据的时候,不能光看平均数,也要看中位数和分布区间。因为统计数据经常为政治任务而服务,从而以一些夸张的形式体现出来。这里其实不光是政治目的,一些商业目的同样也是如此,比如库克展示的iPhone销量图。

如果两组数据的分布出现了重叠,那么有可能两组之间的鸿沟并不存在。

我们同样要注意只比较极端情况的做法,我们更应该比较的大部分情况,而这大部分一定是要说清楚比例。也许有人认为20%也算大部分。

负面思维

这个世界其实一直在变好,从我们大宋的发展来看也是如此,改革开放40年现在几乎没有了极度贫困的人口了。而之所以我们认为这个世界变坏,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的负面思维的本能。
我们更关注坏的事情,而对于好的事情得不到关注。而比如我外婆这样完整经过解放前,改革开放前,改革开放,人家是实实在在感受到这些变化的。从裹小脚,到自己有地,到老了还有退休金和助老人员上门帮扶。
而当一件事情在持续变好,但当中产生一些小的低谷的时候,你通常只注意到了低谷。而不是整体趋势。

有些人喜欢忆苦思甜,而这更多的是我们在美化自己的历史,而国家也会美化自己的历史。当真要送你去那个时代,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想回去。

直线思维

我们都有一种直线思维的本能,这种本能使得我们假设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直线的规律来发展的。比如什么鸡的屁每年增长都是相同的,理财收益每年也都相同。

这个世界的发展有很多的曲线,有S型曲线,滑梯曲线,驼峰曲线,倍增曲线。

恐惧本能

理性思考永远是困难的,尤其是当我们恐惧的时候。当我们的思想被恐惧填满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就没有空间来思索事实了。

就比如系统故障,首先我们需要使用统一的格式来记录这些故障,然后需要公开分享,让所有人都可以从故障中吸取教训,并改善系统。是故障的记录,调查,分析,也会改善我们的流程。

作者举例了日本福岛核辐射的死亡人数,这超过1600人的死亡,他们居然不是死于核辐射,而是死于精神过度紧张引起的精神疾病或者心脏病的老年人。

要控制我们的恐惧本能,我们就要计算真实的风险。计算公式就是 风险=危险程度 * 发生的可能性

规模错觉

作者举了一个他在非洲当医生的例子,是全力抢救在来到医院的患者,还是应该救助以外更多的孩子。从效率的最大化角度来说必然是救助更多的孩子。
但是当你只是从某个医院的医生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只是看到个别的,无法全面的看问题。

在极度贫困的情况下,你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完美的,如果那样做话就等于窃取了其他地方的资源。

想要避免对事物重要性的误判,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只看单一数字。永远不要认为单个数字本身有很大的意义。当你看到一个数字的时候,你应该马上想到用它和其他数字做对比。
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很大的数字,我们总会很自然的认为这么大的数字怎么会不重要呢?但是我们一定要进行对比。

而二八原则也可以很快的帮我们抓住重点。将重点的进行深入分析,这些重点的可能比其他所有的加起来的重要性都要高。

比例也是很重要的,比如2个国家的对比这样的。

以偏概全

到2040年,生活在收入水平第三级的人口将从20亿增长到40亿,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拼夕夕也是看到了五环外的巨大市场。
而做到正确的归纳和分类,最好的方法就是行万里路。这不是让你去坐到每个地区的咖啡馆里去了解,这样不仅毫无用处,而且可能是危险的。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会自己本地的经验去应用到其他地区或者国家,这样你会很难理解其他地区和国家。因为我们自己现有的经验并不具备一般代表性。
一个国家中收入不同等级的人,他们的生活肯定也是巨大不同的。而不同国家相同收入的等级的人可能会更相同一点。

而当我们说一个群体里大多数拥有某些特征的时候,一定要知道具体的百分比。然后我们还要试图想想一些反例。

这2段有点像「学会提问」里说的。

命中注定

整个社会不是一成不变,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可能每年的变化并不大,但是累计起来就是很大的变化了。社会,文化,人皆是如此。

作者举例大约50年前,中国,印度和韩国比今天的很多的非洲国家都差,欧美人也认为亚洲是命中注定发展不起来的。现在我们说这是奇迹。那现在的非洲也同样如此。

想控制命中注定的本能就是不能忽略微小的改变,随时准备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当然我们人类其实不怎么喜欢更新知识体系的,那样多累啊。希望学什么都是一劳永逸。不过还好这个在计算机领域真没有一劳永逸的知识。就是TCP/IP这种经典的,你现在是不是也要看IPV6的内容了,TLS1.3的内容了。
这个其实任何很难的问题,将它放到每一天,每一年其实就是很微小的改变。

单一视角

这个其实讲的是没有银弹。无论原因是政治意识形态还是专业角度。

当一个复杂问题慢慢转好的情况下,都不会是单一原因引发的,基本上都是多个原因共同影响的。

就跟北京人口出生率低的问题,你能说就是房价的原因吗?这其实也跟教育,社会环境相关联。

知识有时候会成为专家的障碍,没有一个解决方案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多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

大宋好多人可能觉得大辽牛逼是因为政治制度的原因?可二战后香蕉国可是完全照搬了大辽的政治制度,可现在不是依然再卖香蕉吗?

归咎他人

对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问题而言,我们不能停止于找到替罪羊,而应该观察理解产生问题的整个系统。

就比如太子JF和ZDY这个大瓜一样,阿里要是这种处理方法,那根本不解决问题。特别是跟月饼事件中牛逼轰轰刚正不阿的阿里HR这次怎么不发声了?

作者更是说了”在人类历史上,除了极少数长期受战乱困扰的国家,其他几乎所有国家,无论他们有英明的领秀还是平庸的领导,都毫无例外地取得进步.”
但是这个进步其实是相对的,跟自己比是进步,跟别人可能是退步.

情急生乱

一个原则是:运动员不应该同时是裁判员,而一家定位于解决问题的组织,也绝不应该有权利决定发布什么样的数据。因为这样会产生利益冲突,并导致误导性结果。

同时有些人就会制造恐惧来推进一些事情的发生。

当你情急生乱的时候需要坚持以下几点:

  • 深呼吸
  • 坚持了解基础数据
  • 警惕那些带有偏见的预言家
  • 小心过激的行为

特别是最后一点,不要乱上加乱。从实际来看我们在过激情绪下做的决定往往都是错误的。

实事求是

客观性思维。同时保持谦卑和好奇心。
这就是既不夸大也不说小。

最后作者附带了一个儿童教育的方法:

  • 我们应当教育我们的孩子,世界上有不同的国家,生活在不同的收入和健康水平,而大多数人生活在中等水平。
  • 去了解我们国家的社会经济在全球中的地位,并且让他知道这一切发展变化的过程。
  • 教育他们自己的国家是如何不断进步、提高收入水平的。并且教会他们使用这样的知识,去理解其他国家现在的生活水平。
  • 人们正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而大多数事情正在变得更好。
  • 告诉他们历史上人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从而使他们不要错误地认为我们没有取得进步。
  • 教育他们同时认识到两个事实:世界上确实有坏事发生,但是也有很多事情在变好。
  • 教育他们生搬硬套地从文化和宗教的角度理解世界是毫无用处的。
  • 教育他们如何解读新闻并且认识到其中夸大的成分,这样他们才不会变的焦虑或绝望。
  • 告诉他们人们如何利用数字误导别人。
  • 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是持续变化的,他们应该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和世界观。
    最重要的是保持谦卑和好奇心。